童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童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冀中星父亲冀太荣向爆炸案受害人道歉希望得到谅解

发布时间:2021-01-20 12:25:56 阅读: 来源:童裙厂家

34岁的山东人冀中星因上访无门在首都机场引爆了自制炸弹。据说,引爆前,他曾提醒周围的人群,离他远一点。冀中星这种自杀式的“喊冤”,瞬即引发媒体高度关注。那么,冀中星到底经历了什么?

发自山东菏泽鄄城

7月20日18时许,北京首都国际机场,T3航站楼B出口处,山东菏泽冀庄村人冀中星因散发意见诉求传单受劝阻,引爆了自制炸弹。据说,引爆前,他曾提醒周围的人群,离他远点,他要引爆炸弹。

此时距离福建厦门人陈水总在厦门快速公交上纵火不足一个半月。厦门快速公交纵火案,共导致陈水总在内的47人死亡34人受伤;这一次,只有冀中星一人受伤。

陈水总,冀中星,都是身处社会底层、不断上访又屡屡受挫、终而悲观厌世的小人物,最终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来为自己维权,令人感慨。

幸福都一样,不幸各不同。当法治周末记者来到冀中星的家乡——位于山东省菏泽市鄄城县富春乡的冀庄村时,村民大都认为他的家庭很不幸,不少村民为其叫冤,甚至表示他引爆炸弹的极端行为实属无奈。

7月21日,当记者见到冀中星的父亲冀太荣时,这位老人首先希望自己的孩子一切都好,其次希望通过法治周末向在首都机场爆炸事件中的受害者表达深深的歉意。

出名:

从默默无闻到舆论焦点

“嘭!”7月20日18时24分,北京首都机场T3航站楼B出口外爆出一声巨响。没多久,这响声便迅速“传”到了肇事者冀中星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乡。

今年34岁的冀中星,是山东省菏泽市鄄城县富春乡冀庄村人。

“因为(爆炸)这个事情,县公安局的人来了两次,到我的小卖部里问有没有卖过鞭炮、烟花之类的东西。”家在冀庄村村东头的冀金峰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当记者在他的门市前采访时,不一会儿就吸引了十几位村民围观,之后便你一言我一语讨论起来了。

记者了解到,村民大都认为冀中星的家庭真的很不幸,不少村民为其叫冤。

但是,包括邻居在内的很多村民其实对冀中星并不了解,有关他的故事也都是口耳相传,真正去冀中星家中了解情况的寥寥无几。

“谁没事儿去他家啊,尤其是热天,身上都长了褥疮,大小便不能自理,满屋子都是味儿。”冀中星家附近的一位邻居冀金贵告诉记者。

7月21日上午11时19分,记者在冀中星家附近看到,鄄城县公安局的工作人员开始撤掉周围的警戒线,并分批离去。冀中星的父亲冀太荣此时正蹲靠在院子里的大水缸上。

此时的冀太荣已经能够感受到,自己成为了舆论的焦点。他需要面对的不仅是警方的调查和过来嘘寒问暖的亲戚邻居,除此之外还有同村人异样的眼光和从全国各地蜂拥而至的记者。

此前,冀太荣与冀中星一起生活,家里一面石棉瓦搭建的围墙,东屋是由彩钢板拼凑的一间简易房。院子的上方悬挂着一块遮阳布。据了解,入夏以后,冀中星平常就在遮阳布下面的空地上休息,如果下雨,就会被父亲冀太荣背到东面的简易房里。

从2005年起,冀中星便瘫痪在床,他的身体自肚脐以下完全没有知觉,饭要冀太荣做好端到跟前,小便要其帮忙,大便时,冀太荣要使劲儿按压他的肚子,然后用手一点一点抠出来。

脾气越来越暴躁的冀中星,时常因为饭菜咸淡、没能及时帮他解手之类的小事,而对父亲恶语相加,直到他离开家去北京的那个夜晚。

争议:

东莞受伤一案各执一词

7月20日凌晨6时许,冀太荣帮大儿子冀中吉看完空房子,回到自己家的简易房时,发现冀中星已经离开,只留下一张纸条,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事后证实,冀中星是在一位残疾朋友的帮助下,乘出租车到鄄城汽车站,然后坐当天最早一班的长途车到北京,最后又打车到了机场。

据鄄城县汽车站乘务员郑阳回忆,冀中星带着一个包。包内装有十几厘米厚的上访材料,包括诊断书、收费票据、病历、法医鉴定书和上访信等。这些上访材料直指广东省东莞厚街镇新塘村治安队。

按照冀中星及其家人的说法,2005年6月28日2时许,在东莞开摩的载客的冀中星骑摩托车搭一乘客去厚街新塘,在新塘治安队门口,被七八名手持钢管的治安队员打伤,以至后来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冀中星在东莞当地住院以后,他的家人就首先联系到我,我在医院照顾了他一两天后,他的家人就从老家赶过来了。然后我又在医院帮了一个月的忙。”冀金友告诉记者。冀金友当时与冀中星同在东莞打工。

“差不多住了一个月的院,钱也快花完了,他的家人就把他弄到了老家,以后在东莞的事情都是他的家人在处理。”冀金友说。

据东莞市委市政府的通报,冀中星的家属有过三次上访记录,分别是2005年7月28日,到厚街公安分局;2009年,到中央政法委;2013年7月,通过国家信访局投诉网站。

其间,2007年1月31日,冀中星向东莞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厚街镇新塘村委会赔偿其人身损害赔偿金33万多元。

2007年7月26日,经东莞市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冀中星的举证不足,判决驳回冀中星的诉讼请求。

冀中星不服,提起上诉。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1月31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从2005年至今,冀中星致残的过程和原因一直是争议的焦点。

在当年的诉讼中,厚街镇新塘村委会称事实为冀中星驾驶摩托车在东莞市厚街镇新塘市场与一名治安队员相撞发生交通事故,双方均受伤。

然而,真相究竟如何?冀中星所经历的是刑事(治安)案件,还是普通的交通事故?

目前,广东省公安厅已责成东莞市公安局对网传冀中星因在广东东莞遭遇不公正对待而上访一事进行彻底调查,调查正在进行中。东莞中院工作人员也正在核查冀中星案卷宗,并将在合适的时候向媒体通报相关情况。

维权:

有人伸出过援助之手

不管当年的真相究竟如何,冀中星的经历也早已注定悲情。值得一提的是,在他及其家属维权期间,有人伸出了援助之手,例如在住院期间照顾他的同乡冀金友、诉讼期间的两位代理律师、自由撰稿人吴贤德以及鄄城县政府。

记者了解到,2006年5月28日,被誉为“农民工维权记者”的吴贤德来到冀庄村,当时吴贤德正供职于某部委下属的报社。

“记者走进躺在家里病床上的冀中星家的两间低矮小屋,一股说不出的难闻的气味儿扑鼻而来。整天负责伺候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冀中星的父亲冀大荣眼含泪水,掀开盖在冀中星身上的被单,下身已严重溃烂,伤口让人惨不忍睹。”这是当年吴贤德采写内容的一部分。可惜的是,稿件完成后出于某些原因并没有见报。

吴贤德于是把撰写好的稿件发到了山东省内的几家网站以及自己的博客上,并注明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在他看来,虽然没能见报,但自己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了。

谈及冀中星的爆炸行为,吴贤德有自己的看法。他向记者表示:“在我看来,冀中星是个有良心的大男孩,这一点可以从他在机场让周围的人躲远些看出来。他的动机应该并不是想要去炸机场或炸伤一些人,可能是打出最后一张底牌吸引关注。”

记者还了解到,冀中星到北京上访过一次之后,就得到了鄄城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工作人员为其购置了木板床、被褥及轮椅,分别为冀中星和冀太荣办理了低保,为冀中星安排了重度残疾人生活补贴。

冀庄村村主任冀金章告诉记者,村里在得知冀太荣家的情况以后,努力配合县委、县政府的工作,在爆炸事件发生后,还参与到慰问、安抚等善后工作中。

2010年4月6日,冀中星家属收到了来自东莞厚街镇公安分局的10万元钱。但各方对此理解不同。

东莞的说法是人道主义救助金,冀中星家属却表示由于是文盲,当年并不知道收下10万元“救助金”之后,他们签字的纸条是所谓的“不再上访保证书”。

对此,鄄城有关方面表示曾派富春乡工作人员远赴东莞了解冀中星东莞被打残情况并协助调查,东莞公安局的10万元钱属于“赔偿”。

据《京华时报》报道,鄄城县富春乡党政综合办主任高金成近日表示,冀中星致残后8年内,其亲属多次去东莞上访,冀也曾欲去而被劝止。

期待:

父亲道歉渴望应有赔偿

曾在东莞帮助过冀中星的冀金友告诉记者,当年在东莞,冀中星的家人被公安机关推来推去。“治安推到了刑事,刑事推到了交通(警),交通(警)说这明显是伤人案件,不是交通事故,不归我们管。去医院都有记录,一查不就出来了吗?”

冀金友表示对未来的调查结果很期待。

7月21日,冀中星被刑拘。而当天,冀太荣已经接受完警方的初步调查并回到家中。

下午1时许,富春乡政府的工作人员给冀太荣送来了午餐。以往都是照顾儿子,现在却让人照顾,前后的变化让冀太荣多少有些不适应。

“冀中星他爹辛苦了七八年了,终于能缓缓了。”冀庄村一位村民告诉记者。

虽然如此,冀太荣不得不继续耕种他与冀中星的1亩8分地,以及承担因为看病所拖欠的6万多元债务。

“我儿子他不该这样做。将来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他能拿到赔偿、一切都好。”冀太荣说。

冀太荣还特意委托法治周末记者向在机场爆炸中的受害人道歉,希望能够得到谅解,也希望在能力范围之内给予赔偿。“我儿子的钱别人没赔给我们,我们不能赖账。”冀太荣说。法治周末记者孟伟阳姜东良

推荐阅读:冀中星博客自述东莞被打致残经过

经常腹泻是什么原因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止泻效果好吗

腹泻腹痛腹胀怎么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