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童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如果棉花糖知道云朵的秘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41:18 阅读: 来源:童裙厂家

Part。1

唐修第三次模仿我走路的时候,周素素怒了。

周素素不像她的名字一样,是个食素的仙女,她那时候就是男生惹不起的母老虎了,她举起她的熊猫铅笔盒,狠狠地朝着唐修砸过去,砸在唐修的脑袋上,男生吃疼地蹙眉头,捂住被砸过的地方,“你你你”了半天没你出个所以然来。周素素白他一眼,十分潇洒泼辣地回得他说不出话来:“你什么你啊,我说唐修你是不是有病啊,你有病就去医,你干什么在这里学东学西败坏民风哦!”然后她神态自若地坐了下来,唐修似被什么噎住,只狠狠嘟囔:“母老虎。”

我万分感激地望着周素素沉静的侧脸,她并不看我,冷静得好像刚才不是她站起来,用一计河东狮吼吸引了全班人的眼球。我便觉得,她真是个不喜欢邀功的女英雄。

虽然我知道,我根本连投李报桃,都可能做不到。

那是五年前,那时候的唐修还是个没有风度的臭小子,周素素已经修炼得凶神恶煞,而我,守着我那条在车祸中保住的右腿,是个忧伤的小跛子。

总有意想不到的事情来为平淡加料,这才是真正的生活。就在这之后的五年,我,沉默寡言自卑脾气极好的小跛子,和那时候就是大剌剌很凶猛的周素素,成了最好的朋友,这个是众人皆知的。还有一个小秘密,只有我和周素素知道,那就是我犯贱地喜欢上了当时喜欢揭开我的伤口耻笑我的臭男生,唐修。

这才是生活,有时候无厘头起来,谁都解释不清。

Part。2

艳阳天的傍晚,我和周素素一左一右地走在公路边,一人手上执一串棉花糖,黏糊糊地吃,声音黏糊糊地聊着天。我尽力要自己走得平稳,可总是深一步浅一步,又招来不少目光,心里便生出几丝悲伤来。经过我们身边的一位大妈颇为深刻地看我一眼,颇为遗憾地对她身旁的大叔道,多漂亮一小姑娘,可惜是个跛子哟。可惜。

她一脸惋惜的样子,让我觉得自己的脸难过得烧烫起来。那绝对不是害羞,那是自卑作祟。

周素素也听到了,她顿时怒了,她指着那大妈说,你说什么呢你。

大妈估摸着没见过这仗势,和大叔一起愣在那里。

我拉了把周素素,迅速将她带离了现场,否则,周素素的怒火点燃了,那真的是一发不可收拾。

反倒成了我在劝慰她,别生气别生气,那阿姨,也是好心。

周素素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林可,拜托,那不是阿姨,那是位大妈!还有,她那一副惋惜的样子,我真恨不得把棉花糖黏到她脸上去!”复望着我还有笑意的脸,诧异,“你还一点都不生气?”

我便轻浅一笑。

周素素恨恨地咬一口棉花糖,留给我一个白眼:“林可,你这好脾性,真是让我又喜欢,又担心。你是不是都对欺负你的人有好感呢?比如,唐修?”

我的脸这会是彻底地红了,直像天边的火烧云,推了把周素素的胳膊:“唐修,他现在哪还有欺负我。”

周素素便笑,你看你看,维护得多牢。

说起喜欢唐修,就像这些年他的身高一样,那些喜欢也跟着拔节,咻咻咻地就长了上去,眼见着唐修长成一个少女加师奶杀手,那份心思更不敢言了。我骨子里有深刻的自卑,面对唐修,会想起他曾经对我许是年轻无心的伤害,便更是自卑到了尘埃里。

周素素将棉花糖的棒子抛物线地丢进红色垃圾箱里,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林可,不妨,招了吧。

见我愣在那里,她又说:“其实认识唐修这么多年,我觉得他是个比你还木头的人,你看,他长得虽然人模狗样的,可是连女朋友都没有交过,白白浪费了一副好皮囊。”

“我不是喜欢他的好模样。”我弱弱地说,其实我想说,若是唐修交了女朋友,我一定会哭的。

周素素说:“你不喜欢他的样子,难道喜欢他那颗狼心狗肺?他当年是怎么欺负你的来着。”眼看我一副绞着一副颇悲伤的样子,又扭转话锋,“总之,我觉得,你必须得让他知道的心意。”

“万一他拒绝我?”我一副悲春伤秋的样子很不为周素素待见,她不许我再说下去,直接道:“林可,你总归要勇敢一点,有些幸福,不是你坐着等,就能等来的。”

可我还是不敢。周素素该知道,这么多年,我战战兢兢地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中存活下来,几乎每周都要放声大哭一次,才能排解心中的郁闷。我又如何敢贪求这幸福呢?

一阵激烈的汽笛声,周素素神色紧张,将一脸茫然的我往她那边狠狠一拖,汽车飞驰而过,我吓了一跳,见周素素插着腰,对着飞驰过去汽车扬起的尘土河东狮吼道,你X的,会不会开车的!撞着祖国的花朵你可咋办呀。

周素素可真是一个愤青,听得我一愣一愣的。

我哪是什么祖国的花朵啊,拜我的右腿所赐,充其量一朵塑料花。

周素素回过头来,惊魂未定地拍拍小胸脯,然后说,林可,以后你走里边,我走外边。

这句话,竟然几欲叫我落泪。她的保护总是无处不在。

“走吧,林可。”她叫我的名字,却见我眼睛亮晶晶地望着她。

我说,周素素,我真的可以表白吗?

嗯。她蜿蜒了嘴角。

周素素真美。有她在身边,我忽然觉得,做什么事都不害怕了。

Part。3

我满以为现实的门槛有太多。我们跨不过的,只能原地等待,等到自己足够高大,才敢忍住眼泪忍住悲伤地跨过去。譬如,我对唐修的喜欢。如果非得为这难言的爱情找个不能见光日的角落蜗居,我希望那是我自己的心。可是周素素说,这些是什么狗屁理论,喜欢,就要说出来,告诉唐修,你爱他。

周素素,后来,你有没有觉得,你错了呢?如果,你没有怂恿我鼓励我,我们现在,是不是还在一起吃棉花糖天南地北地聊呢?

我的告白,失败了。尽管周素素把我打扮地花枝招展并且当面对我流口水说,林可你美得我舍不得把你推给唐修了。

可是唐修接过了我的巧克力,脸也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然后他挠挠头,眼睛里微有歉意,他说,林可啊,对不起。

对不起这三个字,有时候会成为最凶悍锋利的武器,唐修就这样做到了。我听得他一声对不起,心中虽然早有预感,可还是觉得难以招架,自卑就像潮水一样蔓延出来,我听得自己问他,为什么说对不起呢?

我说这话时,声量有些高,声音有些冷,情绪有点激动。大抵是从来没有见温柔怯懦的我这样望着他,这样与他说话过,唐修愣在那里,竟然觉得手足无措。

我却忽然面对他那双疑惑的星眸和沉默失去了控制,我尖利地嚷嚷:“唐修,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啊,你是不是打从五年前就瞧不起我啊,我是个跛子,你就瞧不起我了是不是?”

才一句话的功夫,眼泪已经覆了我一张脸,只知道哭,只知道质问着眼前的少年,自卑当道,如同砍不到的荆棘,又一次叫我的勇气和自信,土崩瓦解。

那次事情,让周素素大发雷霆,她见我哭得那么惨,又什么都不肯说,只知道摇头抱着她肩膀哭,猜着反正不可能我和唐修修成正果了,肯定是对我做了什么过分的事说了什么伤我自尊的话,就像五年前的他一样,暴露出他的恶劣本性。

可殊不知,唐修是冤枉的,作祟的,是我一颗被自己刻薄得差不多的心。

我的周素素,跑去找了唐修,气哄哄地回来,却气恹恹地回来。

我还在抓着面纸哭,我说,素素,我就说了,他不喜欢我。

周素素抱住我的肩膀,说别哭别哭。

我却哭得更响了,我说,素素你说,要是我的腿不这样,他会不会喜欢我啊?

周素素一愣,然后坚定地对我说,一定会的。

这是一个安慰,却是支撑我的精神支柱,我松开她,看进她的眼睛里。

——真的吗?

她点点头。她说的话,我便全都相信。

Part。4

与周素素分别的半个月,我在C城做手术,让她替我保密,并监督唐修,周素素满口说着好。我表面嘻哈,可真到手术那天,心里却怕得要命,一直哭个没完没了,周素素在电话里将我训斥了一通无果,直接奔来C城,我如惊弓之鸟,蜷在一起。周素素说,不如,我陪你进手术室吧,你握着我的手,就不怕了。

我眨了眨眼,几滴眼泪就落下来,心中想,周素素真是我的保护神,然后我仰着头问站在病床边的她说,你说,若是我治好了我的缺点,他还是不喜欢我,该怎么办呢?

周素素愣了一下,我本以为她会恨铁不成钢地白我一眼,结果她温柔地揽过我的脑袋说,林可,别乱想,他会喜欢你的。你会变成世界上,最美好的公主。

那时,我的保护神周素素,也不过17岁,最美的年纪。

在家修养了一段时间,返校,最想见的人,莫过于唐修了。17、8岁的年纪,爱情总会成为一个信仰。回到学校那日,却听到一些自己不待见的。有女生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嚼起我和素素的舌根来。

“其实我觉得周素素并不大好看,林可的五官是不错的,但是,可惜了那条左腿。”

我很无语地在心中默默,是右腿,一面看向自己已经无碍的右腿,心里掀起的,竟然是一股惆怅。

“林可请了这么久病假,看周素素日日一个人。不过她们俩,大抵还是周素素比较好,虽然性格泼辣了点,但多少人喜欢她啊。”

“嗯,我也听说好多,那个4班的XXX,还有她们班的唐修,多喜欢跟在她屁股后面跑呢。”

什么?我竟然听到了唐修的名字,与周素素的缠绕在一起,我顿时觉得心钝钝地一疼,害怕的情绪,又包围了我。

周素素她……唐修他……我不敢想。

周素素穿着一件灰色的卫衣,一把抱住表情有些僵硬的我,教室里的同学们看着我四平八稳地走着路,都万分诧异地盯着我的脚。

是的,我林可,再也不是被他们私底下嘲笑的小跛子了。可是,唐修呢?

我收到他向我投来的一个目光,微微蜿蜒的嘴角和眼角,竟然差点让我的眼睛湿润起来。彼时,周素素握紧我的胳膊,从她掌心传来了温度。

17岁的林可,在自卑了多年后,获得了新生。

Part。5

我和周素素再次轧马路时,虽然我的脚疾已除,她还是固执地要走在我的外头。天空云两朵成双,我和周素素索性坐在马路边,看车水马龙,我听她絮絮叨叨与我说我动手术期间错过的一起起八卦,唯独搜索不到唐修的痕迹。

我咬了咬唇,我说,素素,唐修是不是喜欢你。

周素素愣了一下,眼睛看向我,然后狠狠地推我一把:“怎么可能啊。”

我又咬了咬唇,回望她:“那你是不是喜欢他呢?”

其实,那时候,如果周素素说一句是,那我就告诉她,我不喜欢唐修了。虽然,事实相反,我那么喜欢唐修,我甚至贪恋他欺负我的旧时光。是的,当物是人非,过去的伤痛也可以咀嚼出甜蜜的。可是,周素素是我的女英雄,我从未有投桃报李的机会,这一次,我绝对会出让自己最心爱的东西,哪怕是爱情。

周素素却避开了我的眼睛,声音微有怒意:“林可,你确定医生给你动手术没连你的大脑也动么?”

我顿时喜上眉梢,心中的担心全无,抱着素素的胳膊,为自己的小心眼和不信任而后悔莫及。我说,素素,你真好。我爱死你了。你说,我要不要跟唐修再说一次?我约他吃饭好不好?会不会有些唐突啊……

周素素挑挑眉头:“你别担心啦,我看你这么喜欢唐修……他早晚也要被打动的。”

而唐修被打动的那天,迟至我的17岁末。高考在即,父亲下岗如同一个晴天霹雳,家中因为我的腿而所剩无几,母亲又忽然生起病来。我顿时觉得,自己凄苦得犹如一个毫无骨架毫无依托的布偶,最难过的时候,想电话的人,竟然不再是周素素,而是唐修。

我需要唐修给我一个微笑,一个拥抱,哪怕无关爱情。我这样对周素素说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软弱极了,我怎么能这么没出息呢我。

周素素拍拍我的肩膀,许久说,会的,林可,你是多好一女孩子。

周素素真不愧是我的lucky star,那日出现的唐修,犹如暗夜里出现的星辰,照亮了我的世界,唐修陪我坐在家门口,他认真地说,林可,你之前问我要的答案,现在告诉你,那就是我也喜欢你。

悲喜交加,最终欢喜战胜了艰辛,我扑到唐修的怀里,放声大哭。唐修抚着我的肩膀,说,会好的,林可,一切都会好的。

Part。6

一切果然都会好的,家中情况好转,母亲的病情好转,而我的爱情,蒸蒸日上的趋势,更叫我眼里眉间都是幸福甜蜜。

往日里,如天上云朵成双,如今却成了三人游,素素忽然变得不那么爱说话了,再后来,直接说不愿意做我们的电灯泡。我深知做电灯泡不是件愉快的事,再这样下去,我欠素素的便要更多了,于是也就允诺了她不再陪我和唐修。

两个人的电影,两个人的公园,两个人的轧马路,不是没有做过,但另一双手是男生的,空气里充满了荷尔蒙的味道,一切又是另外一番心境了。

我沉迷于这样的爱情里,与唐修说起五年前因为他欺负我而被周素素用铅笔盒砸的事来,两人总能哈哈大小半天。

唐修说,素素那时候,可真凶悍,我被她吓坏了,好几天没缓回来。

我也跟着笑,我说,其实素素很可爱。

唐修便若有所失地点头,嗯,是很可爱。

我便吃起醋来,那我可爱,还是素素可爱?

唐修一副犹豫的样子,这让后来的我耿耿于怀,然后他说,还是你可爱。

我就有些忧郁了,我说,唐修,那你以前为什么不喜欢我?我的腿跛与不跛,相差得那么多吗?

唐修语塞,半天没有答上来。

我便假装无心,然后说,玩笑啦,别认真。

天知道,我有多认真。你们可知道,有些伤,外表可以修补,内心里却永远无法介怀,就像我那么久的自卑,早就化成了一片片青苔,覆在我的心房外壁,任时光冲刷,也毫不怠慢地继续坚守阵地。

Part。7

自我腿好后,去每个地方,都方便了很多,于是高考结束的暑假,约好了三人一起去鼓浪屿玩。

海滨城市,浪漫的海风令三人也能成双,光着脚踩着松软的银沙,嬉笑着想把自己的牙齿也一并晒黑,坐在海边的小摊位上,吃烧烤,喝啤酒。说着理想,说着未来。

唐修说,我以后的愿望就是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

他说这话的时候,是望着海边的,微风吹起他额前的短发,少年的侧脸犹如刀刻般坚毅。我当时有点生气,这是什么愿望啊,不是都实现了吗?后来想想,他大抵是想永远与我在一起,于是心里又是释然,我总是这样患得患失。

而周素素看着我,说,我的理想,就是走遍中国咯,流浪!我要流浪去!

然后她举起酒杯与我干杯,几杯下肚,她竟然伤怀地流下了眼泪来,慌得我和唐修都不知所措。

是的,我们认识这么多年,只见过被周素素欺负得气得哭出来的,无论男女,却未见她自己哭过,因而在我的记忆里,她是个不会哭的铁人,是我永远无泪的肩膀,所以她这么一哭,哭得我心都柔软了。

素素趴在我的耳朵边说,林可,如果我和你将来不在一个城市,该怎么办?

这回是我安慰她,我说,怎么会呢,我们这么好,一定会填一个城市的,上天也不会将我们分开的。

素素的身子软软的,哭声糯糯的,让我心疼极了。

那日清晨起来,却见周素素不在宾馆里,而唐修睡在另外一间,我伸了个懒腰,拉开窗帘,鼓浪屿的阳光是暖黄的,顿时觉得心都被在阳光里泡了一番。

明天就要回家了,成绩出来,就要忙活着志愿的事了,我便趁着素素不在,替她将东西收拾一收拾吧。

然而这一收拾,让那日本像海面般平静的心,都掀起了轩然大波,大波覆盖了我的理性,叫我变成了自私、猜疑的代名词。叫我后来,后悔不迭。

当我触到素素的那本日记时,忽然涌上心头一种异样的感觉,其催促着我,看一看,看一看吧,就打开看一眼。我竟然萌发这样的念头。若是素素在日记里,写些心中想要的,我还可以悄悄帮她实现呢。

可是,我的心明明是惴惴不安的。那后天的却如天生的自卑深深烙在我的骨子里,我害怕,我害怕他们都会离开我。

于是,我打开了那本日记。

日记是空白的,我翻了一遍,心中略微安定。我已经是个敏感年纪的女子,不安因素何其多,然后我竟又翻了一遍。

在扉页,我看到了素素的笔迹。

整整一页的唐修的名字,看得我眼睛发涩发酸,害怕,惊恐,愤怒。

是一笔一划,小心翼翼地写下来的。我这样做过,自然明白周素素的心情。

她……喜欢唐修,她竟然喜欢唐修!

心中莫名地害怕,曾经许诺过,也许会将自己喜欢的男子拱手相让的誓言也烟消云散。其实,我从开始就是自私的,因那拱手相让的前提,是他不喜欢我。

于是我跑过去,敲唐修的门,半晌却没人开。我顿时有种被欺瞒,被凌辱的感觉,心中五脏六腑都错了位,恨恨地将周素素的名字在嘴边咬了一咬。

害怕的感觉,让我飞驰下去寻他们,这个陌生的城市,给我一种嘲笑的感觉,像是我跛脚的那些时光里的心情,无可奈何,想哭,却又哭不出。

她如何能这样背叛我呢?

Part。8

在宾馆的小花园里,海风可以抵挡,咸涩的味道,吹得我生疼。原来,心境变了,这一份景致,自然也会变幻。

我果然见到周素素和唐修。素素仍旧一副刁蛮的模样,她与唐修站得很近,近得让我难以呼吸。然后,见素素狠狠地给了唐修一个巴掌,唐修欲言又止,看到了角落里偷看的我,而素素,早已奔上楼去。

我迫切地需要一个解释,可我又疲惫于这个解释。我最好的朋友背叛了我,与我的男朋友有了瓜葛,我真正觉得自己现在的时光,还不如当初被他们嘲笑的好。我无声地哭,路途中无话。而素素亦不说话,似乎已了然。

回家后,成绩已出。我犹犹豫豫,还是将唐修约了出来,问起那日的事来,唐修支支吾吾,没道出个所以然。

我于是抢白,只要他给一个两个字的答案:“那日,是否素素与你表白,而遭到你的拒绝,所以她气急打了你?她喜欢你?你只需要回到,是,还是不是?”

唐修压了压嗓子,垂了垂头,是。

我最害怕的答案,还是发生了。她背叛了我,当日口口声声要保护我的女孩子,她竟然,背叛我,不遗余力地来伤害我,抢我愿意让给她她不要,此刻却是最心爱的人。

周素素,你不仁不义,我又何必当你的朋友!于是那日,将她的QQ也一并删除了,连同这些年难得的,我以为会一辈子的情谊。

填写志愿时,唐修与我说,你会填哪里。我不假思索还是说,青岛。

他喃喃道,素素也填青岛,你要不要改?

我犹豫了下,说,我不改。

两人断了来往,最决然的不是不再相间,而是即便见面了也老死不相往来。我那日在饭否里放了狠话,我说,我真天真,被以为一样天真的人给骗了。

而没想到,那次是素素没有填去青岛,她去了西安,一个遥远无比的城市。

不知怎么的,心中还是一颤。而那几天,我和唐修双双被青岛X大录取,本是值得庆祝的日子,可两人顿时都没了心情。我是因为素素,那么他呢?我无从得知。

我只知道,自己趴在被窝里哭了很久很久,哭得眼睛跟核桃一样了,拿出那张我和她咬着棉花糖天真的样子,还是忍不住要再哭一场。惊天动地地哭,我以为哭完,我就会像那些失恋的人一样,忘记她对我的背叛,也忘记她对我的好。

可是,友情这个东西,却不似爱情。它来得比爱情慢,走得竟然也比爱情要缓得许多。我还是无端端怀念她,怀念她帮我反击那些欺负我的人,怀念她粗着嗓子像个女愤青一样,怀念她的臭脾气,怀念她与我碰杯时亮亮的眼。

可是,一切都回不来了。周素素,她并不真的将我当朋友,她不爱我这个朋友,其实也并不疼惜。

Part。9

后来,我与唐修在青岛X大,两人的感情也日渐升温,可素素,仍旧是我们的心结。其实,我有时也怪唐修,若没有他,我是不是与素素,还是可以拉着手轧马路?如果……我们喜欢的人不是同一个……如果我不先开口或者她不对我隐瞒……

再后来,忽然听到周素素出事的消息。***妈与我说,她跟着西安T大的考古队,去了沙漠,便再没有回来。

我在唐修怀里哭到不能自己,我才知道我还是爱她,爱她眼里眉间的不羁和傲气,爱她举手投足的爽朗和潇洒。抬眼想说,我很想念她时,才发现唐修眼中也有泪。

而此刻,他终于断断续续,泣不成声地告诉我,那一段欺瞒我的时光里的真相。

这段时光里,有隐忍,有泪光,有欲说还休的抱歉升腾,犹如这空中的云朵,成了我永世不能再揭开的秘密。

原来,唐修一开始爱的人,便是周素素。这爱,无关乎我的脚是否跛,我是否美丽。他的表白,被她一脚踢开,他以为她不喜欢他。可是她央求他来喜欢我试试看。她说我的各种美好,她含着眼泪说,求你,唐修。唐修经不起素素的恳求,答应以一时的违背心意,换取我的一时笑容。一切,终于在那日的鼓浪屿上演,他要求与我摊牌,可素素不允,说若是唐修敢说不喜欢我,她便再也不与他来往。唐修当日并不知素素喜欢的人亦是他,只生生地将这喜欢压下心头,能压得低一些,就再低一些,唐修便有些恼火,于是对我的胡乱揣测表示确认。而那日,他原本要与素素一起填青岛的学校,才劝我修改志愿,怎料我却十分坚定。而素素,则骗他说,她会填青岛的学校,最后,却去了西安。

我的眼泪凝在眼角,望着男子那一双含泪的星眸。这个我爱的男生,隐瞒了这么多,导致我错失了最美好的朋友与年华,可是,我心中竟不是恨,而是绵绵无绝的悲伤,悲伤化骨,又化成脓,直叫我浑身绵软,再无力气。

周素素,你为何要这样对我!这比当初我以为的背叛,还要残忍上一千万倍!叫我这样子后悔却再无机会,你于心何忍?

唐修说,林可,我最终喜欢的人是你,所以,才选择向你坦白,我不知道该如何期许你的原谅。

我原谅你。我这样说,却轻推开了他,不再看他满脸的心酸和眼泪,因我心里,比他的还要多上千倍,百倍。

Part。10

也许很多时候,我们是被自己的天真和任性给骗了,被这双眼睛看到的假想给骗了,又被这阴错阳差的时光给出卖了,于是,将那些蜜糖当成毒药,将良药当成了废渣。

直到此刻,我才知道我多么想念你,多怀念那些年的天空,棉花糖和云朵一起轧马路。却再也见不到你的笑脸,只有风来告诉我那些秘密年华,将我的心变成风口。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