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童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各家春晚还都有些创意菜

发布时间:2020-07-13 11:04:04 阅读: 来源:童裙厂家

今年的春晚荧屏算得上十足的热闹。据不完全统计,包括除夕夜央视猴年春晚在内,今年的电视荧屏累计播出了19台春晚,从一线电视台湖南卫视、江苏卫视,到后起之秀北京卫视、东方卫视、辽宁卫视等,都为春晚盛宴献出了各自绝活。

百花齐放之时,涌现了不少别具一格的创意类节目,比如,央视的苏州评弹新编《山水中国美》、北京卫视的新版芭蕾舞《天鹅湖》、江苏卫视郑少秋与赵雅芝25年后的同台聚首等节目,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集中爆发的晚会创意节目背后,其实是中国电视晚会创作的更新迭代。

每一个“不经意”都有巧思

一台春晚应该有哪些节目?对大多数春晚导演来说,过去习惯的就是歌舞加小品,再来点杂技和魔术的排列组合,但这几年还是“老几样”肯定不行了。

猴年春晚,湖南台选择了对不同艺术门类进行“有机融合”,由李云迪、欧阳娜娜和电音制作人Tolein表演创意音乐秀《幻》;北京台让笑星那威与知名芭蕾舞演员共跳《天鹅湖》;江苏台则邀来25年前《戏说乾隆》的剧组重聚首,一代男神郑少秋和女神赵雅芝的荧屏合体,催泪效果十足。

江苏卫视2016春晚总导演张炀说,在明星阵容容易“撞车”的情况下,各台能否拿出一两个令人惊艳的创意类节目,就是从电视春晚中脱颖而出的关键。以江苏台为例,“怀旧”是他们今年主打的一张牌,“怀旧牌可以在特定的时节引发人们的情绪爆点,适合用于春晚,是比较讨巧的方法。”

湖南卫视全球华侨华人春晚总导演刘建立则表示,有了创意不一定就能保证节目水准,但创意类节目的确是一台晚会的点睛之笔,节目的调性与表达手法十分关键,“像《幻》这个节目,就是从古典乐的高大上出发,加上了电子乐这种新兴潮流的形式,兼顾高雅与流行,是考虑不同电视观众群体的结果。”据他介绍,光是从创意成型到表演磨合、演练,前后就经过了一个多月,“不同的音乐形式如何融合得不显突兀,需要和表演者仔细沟通。还有让李云迪这样的钢琴家穿上古典人物戏服,来增加视觉表演效果和调节气氛,都是完善整个创意的细节,看上去是不经意而为之,其实都有巧思。”

请了明星也不能简单“拼盘”

从1983年的第一台春晚开始,电视晚会这种表演形式在中国已经延续了超过30年。面对审美口味越来越刁的电视观众,简单的拼盘和明星表演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

“家家电视台都办春晚,播出时间还重合,观众为什么看你家这台?还要看节目是不是玩出了新花样。”在张炀看来,传统的晚会表演形态和语态早就过时,近两年综艺元素的加入,更为鲜活灵动,算是给晚会创意撬动了一些自由的空间。她特别提到了今年江苏台春晚中由王祖蓝夫妇表演的节目《回娘家》,王祖蓝土到掉渣的反串造型和夸张的演唱,不仅再次创造了其个人在电视荧屏上的喜剧经典,也让江苏台春晚的收视表现和口碑上了一个台阶。“此外,即便是邀请那些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表演嘉宾,像鸟叔这样的,我们也强调一定要拿到独家的节目或新的表演,不是简单的演唱会表演和明星拼盘就能了事。”

湖南台春晚收获好评的节目《仙界过年》,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导演刘建立原本是湖南台喜剧节目《我们都爱笑》的制片人,《花千骨》剧组中的男配角们曾在节目中有过一次“千年备胎”主题的表演,播出后效果极佳,并一度成为电视剧的衍生话题。这次春晚导演组就将这一话题再次发挥,融入了仙界过年的元素,并让玄幻剧中的人物穿越到现代,变身快递员和店小二,发胖版的花千骨让人忍俊不禁。“当真正的花千骨饰演者赵丽颖从天而降演唱主题曲时,这个从小品到歌曲的整体节目编排,就是一个完整的架构,这种效果远比让赵丽颖来唱首歌好太多了。”

激烈竞争带来创意比拼

在电视春晚创意频出的幕后,70后、80后撑起了春晚导演组的核心团队。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传媒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冷凇说,他接触的许多卫视春晚制片人都是80后,“年轻人已经扛起电视春晚责任担当的大旗,他们注重自己的个性表达,节目中既有对传统的致敬,也不断求新求异。不满足老一辈人做一个模式化春晚的路数,这也是今年各台春晚百花齐放的一个重要原因。” 70后张炀认为,对这一代电视人来说,头脑里没有太多的条条框框,想得更多的是如何玩出新花样。刘建立是80后,他笑称对于已经被90后攻占的互联网阵地来说,“自己都算老人了”。在这些70后、80后编导的眼中,年轻人的审美和眼界已经直观地融入了节目创意的策划过程,并且影响着导演组对节目调性的判断。“像湖南台之前做的跨年演唱会和小年夜晚会,都特别重视与二次元的结合,让李宇春演唱二次元神曲《普通Disco》,把二次元歌姬洛天依直接搬到舞台上,都是以前电视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这种拼创意、赶潮流的晚会演进,正是电视台竞争激烈的直接结果。“如果还是过去全民只看一台春晚,老百姓就会一直处于文化饥渴状态,那编创人员给什么看什么,根本不需要创新。”刘建立一语中的,近些年卫视崛起,电视江湖的竞争厮杀尤为激烈,“平台之间需要争夺注意力,比资源比节目比阵容。而节目出挑还是要看创意,这对整体人员队伍的激励和鞭策也是十分明显的。”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周小普还提到,各大电视台之间的激烈竞争,也让春晚成了各台一次很好的宣传契机,“各家卫视一年的精品节目,会出现在各自的春晚中。如果春晚办得成功,也会给各台后续的节目带来不错的广告收益。”(记者 李夏至 徐颢哲)

三亚制作西装

西藏定制西服

德阳设计工服

泰安工服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