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童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基辛格中美之间要多合作共同治理国际秩序

发布时间:2021-01-21 15:30:18 阅读: 来源:童裙厂家

基辛格:中美之间要多合作 共同治理国际秩序

图为基辛格博士发表讲话

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于3月21日-23日在北京举行。在会场上中国外交部党委书记、常务副部长张业遂对话基辛格,共同讨论变革世界中的新型大国关系。基辛格认为,中美双方都应当以坦诚的态度向对方说明自己的目标是什么,对国际秩序的看法是什么,共同探讨应对全球挑战的战略。双方合作的效果、双方对世界各地冲突的看法以及如何采取有效措施来影响国际的体系,对于未来国际秩序的走向具有重要的意义。

以下为发言实录:

张业遂:大家早上好,欢迎大家来到今天的分会场,今天上午我们分会场讨论主题是变革世界中的大国关系,我本人非常荣幸能够同我非常尊敬的基辛格博士一道来进行今天的对话。

基辛格博士是中美关系的历史见证人和推动者,早在1971年基辛格博士就秘密的通过巴基斯坦到中国来访问,为重启中美关系的大门发挥了关键的作用。刚才基辛格博士告诉我,1971年他到北京的第一站就在钓鱼台,而且就在我们旁边的5号楼。这个故事在我们外交界也是一段佳话。40多年来,我的理解是基辛格博士已经访问中国80多次,我想这个记录已经被打破了,基辛格博士和几代中国领导人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在两国政府、智库、工商等各界之间架起了交流合作的桥梁,我本人和基辛格多次进行交流面谈,每次都受益匪浅。

大家知道基辛格博士学识渊博,是一位具有丰富的理论和实践经验的战略家和外交家,它的许多著作,包括《大外交》《论中国》,不仅在中国有很大的影响,在世界上也有很大的影响。他的最新著作《世界秩序》一出版就获得了积极的反响,所以今天我们讨论这样一个主题“变革世界中的大国关系”,我们邀请基辛格博士来进行这场对话,他是最合适的人选。在我开放提问之前,我想先向基辛格博士提两个问题,如果您同意的话。

第一个问题,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是联合国成立70周年,70年以来整个国际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国际秩序也处在演变的过程当中。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基辛格博士你认为70年以来国际秩序当中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我们怎么样有效的应对这样一些变化,包括国际体系、国际秩序需要进行哪些改革?

第二个问题,习近平主席同奥巴马总统就共同构建新型大国关系达成了重要的共识,在美国国内大家怎么看待这样一个共识?你认为在推动中美共同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方面双方可以做什么?怎么样做好?谢谢。

亨利·基辛格: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国际体系已经完全发生变革了,70年前联合国的成员不到60个,现在已经将近200个了,在二战快要结束的时候,当时的外交政策主要是集中于大西洋(17.01, 0.08, 0.47%)地区,现在每一个大陆、每一个大洲都是国际社会关注的事情,而且现在也影响着彼此,所以我们一定要具备能力,了解现在发生的变革。

在世界不同的地区发生着不同的变革,世界有一些地方一切都井井有条,而且那些国家之间的关系是基于主权的,比如说亚洲和欧洲,还有一些世界地区是处于混乱当中的,而且他们同时经历着好几场变革,比如说在中东就是如此,而在那里发生的事情也影响着其他的大陆。

还有一些新的挑战,比如说网络安全以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都带来了新的挑战,所以我们应当如何同时应对这些挑战呢?谁要为管理国际事务来负主要的责任呢?还有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世界各地区如何相互影响,过去有一些地区是无法相互联系的,比如说多年前的罗马帝国和当时中国的王朝都是相互孤立的,而现在世界各个地区都可以非常便利的建立相互联系,不同的文化背景也影响着事态的变化。

现在主权国家的并肩崛起是从西方开始的,当时中国是回到自己的世界里,我就不单独讲世界各地的情况了,我来重点谈一谈中美关系。

人们常说美国是一个守成大国,而中国是一个崛起的大国,这两者之间肯定会发生冲突。要管理这样的冲突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其实在过去的1800多年中国都并不是一个崛起的国家,而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可能也是世界上最有组织的一个国家。

所以当人们说中国是一个崛起的力量的时候,其实是非常不寻常的一件事情。而我们这些经常与中国打交道的人,也并不认为中国将自己视做一个崛起的国家。但是在中美关系当中,中国的国家主席也提出了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潜在的竞争对手之间建立这种大国关系,奥巴马总统也对此表示欢迎。

但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挑战就是如何把这个概念赋予更多的内涵。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哈佛大学有一项研究表明,在很多情况下崛起的大国和守成大国在多数情况下都会陷入冲突的境地,世界各国在相互互动的过程当中对问题不同看法是非常正常的。

但是在当前的情况下有一些新的特征,在哈佛大学的研究当中我们可以看到,过去很多冲突都是依靠着军事胜利而告终,但是在当前的情况下军事手段已经是行不通了。一次世界大战的悲剧告诉我们,如果一些国家的领导人看到一战造成的破坏的话,或许一战根本打不起来,这也充分体现了合作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另外一点,我们时代的一个新特征,很多全球挑战只有通过合作才能解决,比如说气候变化、卫生方面的一些危机等等,这也是中美两国超越冲突,开启一种国际秩序新模式的动力所在。中美两国有不同的文化背景,美国相对来说看问题是很务实的,很现实的,美国把和平看作国家之间的一种正常的状态,如果有紧张或者潜在冲突要出现的时候,就会想办法来平息动乱。而中国往往比较有忧患意识,一件问题发生之后就会觉得它可能会导致新的问题出现,所以中国看问题的角度和美国是不同的。

然而从最根本上来说,中美两国面临的挑战就是要充分的认识合作的重要性,需要管理好日常的每天都会遇到的问题,以高效的方式来管控好这些问题。

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两国需要在一些日常问题和长远问题的中间地带找到一些合作的领域,双方都应当以坦诚的态度向对方说明自己的目标是什么,对国际秩序的看法是什么,共同探讨应对全球挑战的战略。

只有这样,双方才不会被危机所困,这也是在我看来中美两国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双方领导人的互访是具有重要意义的。美国的外交政策不受个人的偏好而左右,它是有一套完整的体系,无论明年的大选谁当选,哪个政党上台,外交政策的一些基本元素都不会变,双方应当继续加强对话和合作,双方合作的效果、双方对世界各地冲突的看法以及如何采取有效措施来影响国际的体系,对于未来国际秩序的走向具有重要的意义。

我40多年前来中国的时候,我们处理的是双方之间的分歧,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如何把握共同的机遇,40年前我们要做好的是管控好眼前的威胁,而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如何来影响整个国际体系,避免不同地区出现的危机和冲突发展到不可控制的地步。所以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既有机遇,也有挑战。

我很高兴能够再次回到中国,来到北京参加这次活动,谢谢。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